如何写出令人感到幸福的小说

这真的是一个问到我心坎的问题。

实际上,我们在看小说的时候,通常是很疲惫的,半夜三更,手机黑灯瞎火,你为了那点吊着自己的剧情,强撑着眼皮,翻过一章又一章…

如果你还是个很累的社畜,或者本来就有很繁重的任务,你可能会希望在感受幻想的同时,能够真正得到休息,抚平焦虑,最后带着安心和幸福感沉沉睡去。

就着这个目的,我尝试写了一部轻小说。

我会在下面安利的同时,分析我的写法,即我是怎么营造出某种幸福感的。因为目前已有一些读者读后觉得 甜/幸福/安心/温馨, 我才愿意去肯定我的作品和答案。

说是轻小说,除了标题和人物的语气助词之外,也并不典型。

小说名叫 和平日久/在很大的世界里一间很小的甜品店 ,故事的简介是这样的。

终末救世主的挚友,封印在悲惨时代结束的前夕,等他醒来,已是一千年的日久和平。但严苛的过去里日积月累的心理创伤,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恢复。

雪花纷飞的小镇里,和服美少女承担着旧甜品店的经营,刻意独揽大小责任,在人前僵硬地自称“老子”。童年和青年时代细数了父母所受的非议,绝非时过境迁就能忘怀。

他和她的故事,在沙雕欢乐的对线之上,是轻松,是活泼。

他和她的故事,在缄默少语的潜台词之下,是温馨,是幸福。

合理利用“无敌”元素

《和平日久》作为给很累的人看的小说,人设上,男主作为救世主的挚友,参与救世战的英雄,出生、生长并抗争于怪物丛生的悲惨时代,他自身是很疲惫的,而这一点贴合目标读者特质,也就是很累。而救世英雄的身份,也同时点名了男主的强大,或者说无敌,在小说的进行中,就可以利用无敌去化解一些问题和矛盾。

无敌这一特性,我们其实很常见,但是网文中扮猪吃虎之类的套路,实际上更多是彰显着主角心性的崎岖和丑陋,带给人的是浮躁。别人说错一句话你要他全家死绝,有长得好看的还要抓来当老婆,还要让人心悦诚服,杀人诛心。这样的行为,无不透露出一种心智上的不健全。把一切都解释为残酷冷血的竞争,塑造在这其中脱颖而出的主角,其实细想这是一种邪性,不仅仅是给不了读者幸福的问题了。

我想说的是,为了营造出幸福感, 无敌绝非是扮猪吃虎,而是作为生活的后盾带来的安心感。

你如果大肆地去使用它,彰显它,炫耀它,就会浮躁,就像是熊孩子小学生拿到了毁灭世界的力量,用自己拙劣的思想去要求别人服从。那种片刻欺压他人的暗爽,换掉了你一夜的宁静。

所以以描写幸福为目的,无敌的可行用法之一,是拿来镇楼。不把常见的战斗要素,当为小说的核心,因为幸福不是你砍死全世界就有的。

在《和平日久》中,男主是无敌的,但是他是不需要花力气战斗的。无敌带给他的是一个稳稳的心态,而疲惫的观众,通过把视角放在男主身上,除开找到疲惫的共鸣之外,也能感受无敌所带来的稳稳心态,一定程度地缓解压力和疲劳。

“纯爱”而非“后宫”

我一直很疑惑人们对“后宫”的喜爱,总觉是作者们为了方便设置剧情矛盾,而产生的一种架构。

青梅竹马和天降,胃疼药,停不了,这确实吸引读者,但又消磨读者的精力。

我的目标读者是很累的人,如果他们看到青春期少男少女们为爱争吵,说着那般显然的台词,因为琐碎的事情闹出不可调和的矛盾…

不难想象,我的读者咂咂嘴,索然得很,顺手退出页面。累得人连性欲都会磨没了,还有兴趣看你和七十二个妹子的小暧昧?

所以说不仅仅是因为我个人的倾向,“纯爱”架构,本来就更适合写幸福的小说。

在《和平日久》里面,我的女主角是个有些心结的少女老板娘。为了让主角和她成为一对,我为二人设置了高度且相当的理性和温柔,使得在轻松活泼的明线之下,潜藏着二人互舐伤口,安静着互相治愈的暗线。这种暗线的效果和实现方式,在后文会进行分析。

这应该是一种甜而不腻的纯爱,在未曾道破、耐人寻味的默契中越发的甘甜。我需要让读者意识到“啊,这两人果然就只有是对方才行”,最后读者从自己品出的温馨中得到治愈,产生幸福感。

细腻的画面感

这个我觉得是比较好理解的了。

把情感直白的叙述出来,会索然无味,那么不妨将其藏在画面的细腻中。

我在《和平日久》里的实现:

描述男主在一千年后醒来,对现世和平的欣慰:

“大家,成功了啊。”他有些呆滞。

懒懒的阳光投射到大地上,四周,像是一个公园。但比起艾尔拉斯见过的公园,要明媚得太多太多。

绿荫环绕的喷泉壁反射着阳光,甚至有点刺眼。喷泉位所在的小小十字口上,有不少人在玩闹。艾尔拉斯注意到一个小孩子蹲在地上,在用手拍喷泉壁的棱角映到地上的细长光线。

这里我觉得写小孩子的动作就很好。写的时候,带入人物,进入场景,并抓住一个细节。

描述男女主在星空下闲聊, 突出一个“闲”的感觉:

走向楼梯口的木栏杆,看着木头砌入得很结实,艾尔拉斯索性就轻松地靠在上面。

深蓝色的天空里稀疏地点缀着星星,但仔细看也能发现更多细小的闪烁。

…略…

而小镇中,四周昏黄的灯光穿插在黑夜中的街道和房屋间,能把周围不少房屋收到眼底,这才发现,甜品店的二楼,要比别处的二楼高一些。

“九点多就很安静了呀。”没有看到其他房子的阳台或者栏杆上有人。

安谧的气氛很美,艾尔拉斯很想下楼从后厨弄一杯酒上来。可惜没有一楼的钥匙,用短距离传送门是不是不太文明?

“喏,这是果汁,先凑合吧。葡萄味的。”不知什么时候,久已经走了过来,靠上了艾尔拉斯旁边的栏杆。

她换上了一身粉白的睡衣,两只手戴着什么东西,像一个毛球。而这两个毛球,此时正一边握着一个玻璃杯,有点可爱,也有点滑稽。

“你还真是厉害呢,”艾尔拉斯接过杯子,“衣服很可爱。”

“我也觉得。”久笑得稍微有点甜。

两个人就这样靠在栏杆上,木头的干燥感让人觉得很舒服。

艾尔拉斯没有说话,久也是。

就这么慢慢地喝着果汁。

“雪纷镇怎么样?”久轻轻地打破沉默。

“很好。很美丽。”

这里的场景主要抓的是干燥的木制品幽深的星空街道的灯光二楼的栏杆

手段上,就是自己得想象出一种很安静很美好的场景,然后在合适的地方描写出来。

上面两个例子应该带来的是不同的静谧感。

静谧感的描写其实是比较简单的,不需要你把物件都写得活灵活现、入木三分,关键的只是平静的描写,但不能太朴素,还是要带点形容词。

随后配合上人物的动作之轻,以及潜台词的心思细腻,静谧美好的感觉就很自然地会扑面而来。潜台词的主题不能逼格太low, 千万别扯什么爱情心事之类的,不然容易腻。

节奏流畅的回忆

这个是从江南老贼的《龙族》里学的,真的是很舒服,很容易写出表现强的文字。

大概的样子,我刚刚总结了一下,实际写的时候并不用硬性要求,但是拿来展示效果极佳:

  1. 逻辑上要很顺畅,语境的改变必须专门衔接

  2. 描述的主体需要三次以上的转换

  3. 每句话不能太短,五个字及以上

  4. 补充细节提升画面感,还可以加点莫名其妙的无厘头

我们随便举个例子,

小明打篮球,妈妈喊他回家吃饭。

我们改下句子,满足(1)逻辑顺畅,其实就是把语境联立起来。

小明在打篮球,他妈妈喊他回家吃饭

再改下句子,满足(2)描述主体转换三次以上

小明在打篮球,她妈妈喊他回家吃饭,他说好的,就回了家。

满足下(3),五个字以上?

小明在打篮球,她妈妈喊他回家吃饭,他说好的好的,就回到了家里。

是不是有点散文味道了?(笑

然后再满足下(4),整点细节

那天下午阳光很黯,小明打篮球的影子在旁边的墙上晃啊晃啊,就接到她妈妈喊他回家吃饭的电话。他说知道了我知道了,就往着篮球场外走。走远的时候,还把篮球砸了个稀烂。

感觉已经很明显了。虽然细节的补充把含义改变了。

在《和平日久》里,有这样一些例子。

第二卷第一章《少女的老板娘和漫天的星光》

走向楼梯口的木栏杆,看着木头砌入得很结实,艾尔拉斯索性就轻松地靠在上面。

深蓝色的天空里稀疏地点缀着星星,但仔细看也能发现更多细小的闪烁。

以前的夜空,经常充满了邪神气息带来的诡异感,而现在,则是很纯粹的、祥和的神秘感。艾尔拉斯想起在人类旧都读书的事情,低年级的他偷偷爬到学校角落的望星台上,被一个穿着深蓝色金星纹法袍的中年魔法师逮了个正着。中年魔法师叫做勒让德,是学校的一位助理教授。勒让德没有把艾尔拉斯交给宿管,只是问他是不是喜欢星空,艾尔拉斯说还行吧,此后艾尔拉斯就经常过来,有一次还是和金一起来的。勒让德喜欢讲精灵的古代星空传说,其中有一个故事很好玩,一位名叫米兰达的古代精灵王试图穿越星空,追求背后的真理,最后却从深渊地底回归地表。

后来,邪神危机爆发,因为故乡的事,艾尔拉斯离开了学校,没几年便听说旧都被邪神毁掉,而勒让德死于疏散学生的行动。

“勒让德老师,星空更美了。”

第二卷第二章《少女是勤勉刻苦的老板娘》

这个时候,久能做的,只是端一杯热茶到父亲的桌前,父亲则轻轻一笑,摸摸她的脑袋。久嘟哝说别摸了,会长不高的,父亲笑着说好的好的,爸爸知道,下次还要。 这个样子。

暗线和潜台词

这个我觉得是《和平日久》最大的特色了,所以放到最后。

第一卷和第二卷第一章都是讲女主是如何治愈男主的。但你通篇看下来,不理解伏笔和人物对话里的潜台词,绝对啥也不理解。一旦看懂,就会觉得,啊,西巴。

怎么治愈男主的呢。男主是个PTSD,以前的痛苦日子过惯了,来到一千年后,就算和平日久,也没办法立刻纠正思维方式。

所以我需要塑造一个心智很厉害的女主去和他对线,需要让无敌的男主认可的女主,才能给予他有效的治愈。

我的处理就是,让男主保持一个隐藏身份的愿望,让女主

  1. 从各种隐晦的线索中挖掘男主身份的真相

  2. 知道真相后用一种合适的态度去和男主交流

  3. 并且用同样隐晦的手段告诉男主,本小姐知道你是谁啦!

透露男主身份的细节很简单,毕竟男主是古人,不了解现状,说话有漏洞。只要一开始设置一个偶然,让女主产生“这个男人可能是一千年前封印在这里的大英雄”的想法,就可以水到渠成的设置后续的潜台词,以及暗线。

我一开始埋了一个伏笔,就是男主到处找酒馆打听情报,但这个时代已经没有酒馆了。

女主给男主解释了真相,还说男主是不是看小说看多了,中二病,居然在找700年前就没有了的酒馆。

在这个时候,酒馆的存不存在,其实就和男主的身份直接绑定。

之后的几章,都是女主和男主解释现状,交代一千年前战役的结局。女主不停地求证男主的身份,男主不断地去隐藏身份。

然后在之后的一个场景里,男女主终于达成了共识和默契。此时女主已经雇佣了男主当店员,双方心里都有了一些假设,这是共识和默契的基础。

达成共识的地方,是在商会登记雇佣关系的时候。男主因为名字和大英雄相同,被避讳,所以讲了一段话,话里用“对救世之战功不可没”来夸自己。然后有这么两句对话,

“那番话有点帅呢,”久(女主)微笑着对艾尔拉斯(男主)说,“你说到对‘对救世功不可没’的时候是不是纠结了一下?”

“可能是吧。”艾尔拉斯有点想摸她的头,不过不行,对面是老板,自己是打工仔。

偷偷达成共识!

之前其实女主已经确定男主身份,但这里,通过女主对男主的调戏,终于让男主知道女主知道了他的身份。同时也让双方对对方的评价提高,

“这个男人/女人,有点东西。”

在随后的章节里,女主经常哽男主身份不明的事情,但是绝口不提之前石锤男主身份的证据。这叫有分寸。

于是,在看懂的人眼里,沙雕的对线拌嘴变成了某种类似发糖的行为…

在第一卷的最后一章,我回收了酒馆的伏笔。

男主看着甜品店里的热闹,舒服地靠在柜台的前边,感觉人生美满,女主则在柜台内侧,对他发牢骚。随后,男主说

“不过热闹程度已经接近酒馆了啊。甜品店里这样没问题吗?”

“没问题的,老子开的是小店,比较任性。”久随便地回答道。

“久儿老板,很棒!”艾尔拉斯竖起大拇指,“这样的热闹会持续多久啊?”

“一般来说是晚上七点到九点吧,我关店比较早。这个时间和酒馆比怎么样呢?”久儿该做的甜品也做完了,她伸展了一下身子,也开始和艾尔拉斯聊了起来。

“酒馆会开到夜里十二点呢,不过七点到九点就够了,太长时间混迹酒馆,人会变味的。”

“嗯哼,”久给自己倒了一杯果酒,还是葡萄味的,“别想酒馆了,咱们这儿是甜品店。艾尔要来一杯吗?”

“还是免费吗?”

“嘛,我请你喝,”久笑着说,“要什么味的?”

没有任何地方明示了女主和男主的默契,但女主没有再反驳“男主去过古代的酒馆,很了解酒馆”这个事实,甚至还随口主动地问酒馆的事。

温暖的店里,热闹的顾客,两个人随意而慵懒的对话,暗藏着不可言说的默契。当时写出来的时候我tm真是嗨到不行了!

上面这个就是一个围绕着男主身份展开的暗线。

如果没看懂之前的细节设置,最后就没有任何甜度,云里雾里,还会觉得“怎么女主就不否认男主去过酒馆了呢?”

看懂了后,这种甜而不腻的感觉,便可以超出任何显式描绘的情感,那种沉默着的温馨,直接把你带到幸福的高潮…

这样的设置在《和平日久》中不止一处,目前最棒的,我觉得是第二卷第一章。

总结

总的来说,我觉得写作技巧就是上面的几种。

但最关键的,还是自己写的时候,要有一个很静谧、很幸福的心理状态,那是在知道角色之间关系后,自己把自己打动的一个证明。

如果作者连自己都无法打动,其实也很难说打动别人,除非是那种老商业写手。

最后欢迎大家交流,也希望大家能瞧瞧我的小说。

再放一次链接 和平日久/在很大的世界里一间很小的甜品店